Arche文集

4 个项目
分类 2019 / 补偿效应,标签 none

明星崇拜是宗教本能的补偿效应 Star-chasing as the compensation of religion instinct

人类有崇拜和信仰宗教的本能,从人类还没有语言之前,就学会用一些带有颜色的树叶进行简单的宗教仪式。在漫长的文明发展过程中,人类始终通过宗教和其他的途径与神秘的领域,神秘的自我保持统一。不管宗教对人类的影响是好的还是坏的,它伴随了人类度过了绝大多数的时日,这是毋庸置疑的。直到中世纪结束时发生的一些变化,让宗教的地位动摇了。其本质原因并不是宗教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一代一代的神职人员越来越远离他们自己宗教的本意,所以说,是一次人为事故。

在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接踵而至的年代,宗教故事成了科学的笑柄,心理学和社会学也加入了否定宗教的行列。人类从神明的子女变成了猿猴的亲戚,山河湖川里也不再有神明,不再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值得人类去敬畏了,人类制造的庞大机器把大自然的产物碾得粉碎,在科技进步的极端,一个人的有效想法,科学技术就能奴役所有人,解放出原子里的强力,杀掉成百上千的同胞。甚至连物质都不再可靠,原子里面只有1%大小的原子核,其他地方都是真空(电子轨道)。作用力有多大,反作用力就有多大,宗教业已统治人类的精神世界数千年,人类也一股脑儿就把它推翻在地了。

可是宗教的本能并没有消失,这就导致了这个时代才能看到的一些奇特现象。一些人并不信奉鬼神,信仰科学,但是同时又十分迷信,要选良辰吉日,不说不吉利的话。信息产业公司的机房,通电之前还要请道士来开光,驱魔。我们内心深处的祖先灵魂深深地相信这些东西,而我们自己却完全不知情。

黄金白银变成了纯粹的价值记号,而人们并不能体会到其中的精神。远古的祖先把贝壳和珍珠穿起来挂在脖子上,是因为这印证了他们与大自然的联系,他们被大自然深刻的美感所吸引,并希望借助此增强他们的美感。而现代人的金银珠宝仅仅是因为他们值钱罢了。一个现代人捡起一块黑色的光亮石头,把它擦拭干净,拿在手中带回家,但是它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一个远古的土著人,捡起一块黑色光亮石头,擦亮,郑总其事地放在祭坛上。在他们的文化中,黑色的石头代表了精神能量的具象体。人们扼杀掉自己与超越界的联系,企图把宗教本能当作阑尾一样去除掉,于是失去了力量的源泉。

一个古代的青少年,如果遇到了难解的问题,想不明白的道理,他会请示神明予以明示,或者是去找神父聊天。今天的人遇到的问题更多,更复杂。对内心的状况几乎是漠不关心,当内心涌出怪异的幻想,无缘无故感到烦躁怠倦,对深海感到恐惧,对黑暗感到恐惧的时候,他只能搪塞过去。他完全不明白在内心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要一直漠视,不去注视自己的灵魂的挣扎,做好每天的工作,就不会感到有什么问题。再看看身边那些成千上万跟自己别无二致的同胞,他们也是如此生活的。这一股强大的惯性,已然写入社会的运行轨道,日复一日履行着相同的契约。

许多年轻人毕业以后很迷茫,不知道自己人生方向在哪,也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这个社会并没有给人留下迷人的追求和梦想的舞台。当人观察社会,看到成王败寇的现状以后,就捡起生存压力背在头上,开始你追我赶的旅途。

扼杀了宗教和超越界的联系以后,现代的人可以崇尚三样东西,明星,大集团,品牌。

明星,就是现代文化下的宗教领袖,明星同款就是对宗教领袖的模仿行为,追星可以到非常疯狂的地步,古代的追随宗教领袖的人,打仗尤其勇猛,因为他们有内心的宗教驱使他们义无反顾地做出残忍的行为。明星或者偶像结婚的时候会有一些粉丝选择自杀,一些人会好几天都迷迷糊糊,仿佛在梦里一样。他们的意识此时正在为业已失去的补偿行为对向感到迷惑,并且在寻找新的补偿行为对象。这个补偿行为对象就是指他们把内心的宗教领袖形象所投射到的明星身上。明星和偶像并不讲道,也不会给你发号施令。但他们和几千年那个发号施令,为祖先解忧,解谜的那个宗教领袖或宗教代言人,所产生的寄托作用的一样的。所以,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没有人在追星,所有人追逐的只是自己内心的宗教领袖的投影罢了。

大集团,例如国家,巨大的公司,庞大的社群,都属于大集团。就像一万年前人们以种群居住在一起一样。强大的国家让人有安全感,大国拥有杀伤性武器,有强大的经济和生产能力,让人产生斯德哥尔摩般的崇拜心理。还有些人以某些公司为信仰对象,其公司的新产品一定买,公司的领袖说的话句句都当作圣旨。在企业管理的学科发展中,已经越来越多人认识到了这一特性,于是在培养企业文化方面,有意识地把公司塑造得具有宗教意义,利于给内部人员洗脑,把公司员工培养得像狂热宗教人士般的推销员。其手段真系层出不穷,比如进行丢脸的室外集体喊话,传达某种公司价值观,进行繁重的体育运动。这种手段一开始会让员工精神百倍,成为一个良好的工具。与此同时,以宗教的角度去切入员工内心,加强他的人格面具,向他强调他的角色就是他自己,他的社会角色,职位就等于他自己。这种洗脑会加强工作能力,但是当人年龄增加,人格本身的压抑功能在多年的抑制后爆发,或者当消耗精神能力的工作暂停的时候,人就会携带着毫无意义的由社会角色所组成的人格面具陷入自我发现的危机。

品牌则是突出了价值取向的崇拜对象,大多数潮牌就是这种现象的最好说明。透过这些设计,店铺装修风格,传达出一些价值观与客户的内心对应了。于是客户会觉得这个品牌顺眼,好看,喜欢。印了logo的衬衣,就可以多卖一倍价钱,在买者的心态深处,他认为这是一种精神消费,是我重视精神生活的体现,同样,这也是一种补偿效应。可笑的是,人所期许的价值观和信念,如果能牢牢刻在心里,难道还需要穿在身上展示给别人看吗?当穿在身上的时候,全世界唯一看不到它的人,反而是当事人自己。

如果没有宗教本能在背后推动的话,那些强烈的,极端的追逐和崇拜行为就永远得不到合理解释。另一方面来说,与其为宗教本能和相关的象征找一个现世的替代品,更为急迫的是认知和了解自己的这种本能,从而能进行更加理性的控制。

留言 - 暂无评论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