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e文集

4 个项目
分类 2019 / 补偿效应,标签 none

游戏比赛是战争本能的补偿效应 Game as the compensation of war instinct

概念总是晦涩难懂的,不论说得多简单直接,举例子,永远都会有人难以理解,让我们从游戏和比赛介入补偿效应的世界。在世界各地的小朋友中,有一些游戏是通用的,每个地方的人都会玩,这些游戏充分体现了,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居住着一个古老得多的灵魂,它在现代社会依然固执地执行着本能和祖先记忆的复刻。

游戏和比赛可能是本作介绍的补偿效应里,最单纯可爱有害性最不明显的。

比如“抓人”游戏,其中一人是鬼,抓到其他人也变成鬼,或者是退出游戏。除了鬼以外的玩家往往会有一块“家”,是鬼不能进来的,以此平衡游戏。这个游戏就是对人类祖先生存的模拟,通过假想的敌人,孩子们内心深处的本能认为意志和生存本能得以锤炼,故获得了更多生存下去的可能性,所以会感到愉快和放松。又或者是通过扮演掠夺者和逃亡者,磨练心智,以为面对复杂的自然环境做准备。

另一个全世界小朋友都会玩的是“打纸”游戏,把纸叠成硬卡,打在所有人的卡上面,如果能翻转对方玩家的卡片就可以获得这个卡片。另一个有代表性的是用弹珠代替这个卡片,玩法也差不多,如果能把对方玩家的弹珠弹出区域,就能获得这颗弹珠。这一类游戏充分舒展了祖先的掠夺,狩猎技能。也有通过各种手段,掠夺对方的资源的意味。在祖先中,这种现象是常有的,具有更强武力和智慧的人,从其他人那里掠夺更多资源。同时这也是“狩猎”的模拟过程,卡片和弹珠就是狩猎用的工具和动物,在获得猎物的时候,获得的快感已经深深刻在集体无意识中,这种游戏可以唤起这样的快感。甚至,这个游戏甚至有”交易”的意味,弹珠和卡片这样的东西,很容易让人想起那些曾经用来作为物质交换介质的原始货币们。在这样的游戏当中,孩子们所获得的满足是大人不能理解的。

“捉迷藏”也是典型的狩猎和躲避危险的模拟,这些游戏对祖先的生活进行了模拟,它们是孩子自然而然的产物,这些游戏在现代社会的背景下显得毫无意义,正是因为现代人忽视了它们的价值,才会堕入绝望的深渊。穿起西装打上领带的现代人,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原始灵魂抛在脑后,他们不知道如何释放压力,也不知道如何跟自己相处。只能在一次又一次行动的重新选择中迷失方向。

以上是对小孩子们的游戏的归纳,幼年的小孩甚至没有自我意识,这些游戏都是本能的自然流露,以一种无害的形态出现,自我意识越是明显,社会性因素和功能就越趋于完善,当社会性因素逐渐增加,小孩成长为青少年,发现身边有许许多多跟自己一样的个体,自己也是个独立个体。生存的残酷游戏已经业已起步,他的力量逐渐增大,力比多的影响力和强迫力增加的时候,情况就会发生改变。竞争就随之产生了,温和的幼年游戏意识将会演化为暴戾的,不耐烦的,粗暴的展现。人类的战争和掠夺本能此时才真正登上意识的舞台。

消灭异族的敌对势力,掠夺他们的资源,包括物质资源和繁殖资源,还有地盘。精准地猎杀猎物,收获成就感。这些东西都是深深藏在每个现代人心中的定时炸弹,当条件符合的时候,这些本能就会跳出来,有些时候是为了捍卫自己,有时候则会伤害到他人,正是因为人们对它太过于陌生,才导致它在黑暗的地方生长,不受控制。

本能被压迫的时候,就会催生罪恶。青少年进一步成长,繁殖本能的作用登场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人的个性化发展中,社会性略先于两性认知。繁殖本能充分体现了两性之间的重叠和包含,就像阴阳鱼一样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男人内心的女性灵魂是阿尼玛,当它得到舒展,会带给人创造性和和谐,就像和平年代里女性表现出的灵性,如果它受到压抑,就会带给人恐惧和不安,它会软化男人的性格,把他们囚禁在看不到希望的幻想牢笼中。就像人类祖先被入侵的民族里的女性们所体验的那样。女性内心的男性灵魂是阿尼姆斯,当它得到舒展,带给女性坚强和勇敢,厚德载物的包容性,创造性,就像顺势中的大英雄所表现的那样。当它被压抑,就会变得多疑,吹毛求疵,追求某些虚无的,看似真实其实虚无的,至上的,不现实的东西。就像被蛊惑的英雄表现的那样。

异性灵魂的状态,则完全与繁殖本能的舒展压抑情况联系起来,而繁殖资源的竞争,是在生存无忧的时代,最激烈的一个领域。此时人类个体之间的竞争意识脱离了生存的残酷,从而留给理性和非本能的东西更多施展的空间。任何成就感都可以为繁殖本能加分,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总而言之本能是这样算计的。

这也是为什么男性们很难在目的性的社交活动中联手起来,哪怕有短暂的联手,他们的本能仍然互认为敌人。在一群还没有达成情侣社会契约的男女中,总是看到男性们倾向于互相打压而不是互相合作。而女性们表现出更加老练和沉着的姿态,在祖先们的生活中,女性也是如此聚集起来,分享情报。据说最早的语言就是这么产生的,某某狩猎到一只大的野兽,他又狩猎到一只,然后得出结论这个人具有更高的繁殖价值。女性可以互相分享情报,抱团就是因为祖先时代里女性之间的繁殖资源竞争较不明显。

稍微在两性的题外话里花了点时间,因为这是一个会在各种竞争关系中都持股的重要影响因子。人类为了补偿其残忍的战争本能,发展出体育竞技的比赛。像奥运会这样古老的竞技比赛,哪怕到了现代,在奥运会进行期间,大多数局部战争会休战。体育竞技的明星往往也会获得广大的关注,这是一种相对而言非常健康的社会现象,比起其他的竞争来说,这一种符合本能的诉求,因而能广泛获得好感。扭曲得较少。

扭曲得多的,偏离本能远的就好比肥头大耳,肚子挺,满口烂牙的资本家,竟然像个健美儿一样受到无数年轻女子的爱慕。那些其貌不扬,美德和文明并不显著的富婆们,也能成为许多年轻男子的爱慕对象(这种情况在近50年来急剧增加,曾经非常稀有,其原因在于男性女性思想的复杂度不同,更复杂的一方更能适应复杂的情况)。这种扭曲的社会现象,是由人类所选择的资本主义发展路线决定的。它会给社会带来比较深层次的不良影响。原因在于它违背了本能所指出的标准,人应该是健美的,健康的。本能会指出,这些老男人和富婆体内自由基超标,受到损坏的蛋白质和DNA较多,具有十分低下的繁殖价值。但是理性和意识通过分析现状又指出他们具有毋庸置疑的高繁殖价值。这种认知的不吻合性就会给人格的撕裂带来机会。

一瞬间,体能和健美的竞争意义被剥夺,本能和祖先灵魂并不能理解这些新的变化,于是创伤和沟通的鸿沟在现代人心里产生了。这场旷世长久的古老竞争和比赛,灵魂至上而下发出不解的悲鸣。这场战争究竟要怎样打,灵魂选择闭嘴不言,而得不到灵魂补给能量的现代人,要么在生存的压力下,用理性煎熬地理解社会,麻痹自我。要么试着用苍白无力的理性分析结果,扛起人生征途的大旗,其结果导致的貌合神离,已经在近50年抑郁和精神分裂全球发病率的暴涨中体现出来。而这只是现代人所面临挑战的其中一个,上个世纪的诸多分析心理学家,已经对此发出预警。正因为人们扼杀其本能和灵魂,致使不断寻找新出路的补偿效应仓促地提供一些粗制滥造的解决方案,人们批判国际政治可笑和肤浅,其原因正是因为全人类正笼罩在补偿效应和违背初衷的雾霾之下。

留言 - 暂无评论

添加新评论